扬中论坛bbs.yzxw.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245|回复: 0

麦田来信: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也看到了自己的成长。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4-10-22 12:09
  • 签到天数: 21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9-2-9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运如我

    我叫骆驼,在上海工作,父母都是教师,可惜我不算是个好学生,勉强混出大学。我在2007年加入麦田,一共资助了3个孩子,现在2个孩子在读。

    ▲我的全家福

    2007年的时候,有个姐姐常跟我说起麦田,说起她资助的孩子,于是我注册了论坛,并且在5月成功资助到了湖北十堰第一批走访的学生中的一个,她叫大艳。那时候大艳刚上三年级,她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小艳,可惜当时我没能同时资助。

    早前的麦田论坛还没像现在这么完善,也没有资助系统可查阅,所以除了结对时候在论坛的基本资料和一张照片,就是之后半年一次的信件,里面有信息反馈表和孩子写的信。看信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常常让你开心与满足。

    我和大艳的关系,自2013年,温度不断提升。

    2013年之前,我也如同绝大多数的资助人一样,给了资助款就万事大吉,六年间我只是给她寄过一次文具,而她给我的信中每次都是感谢我这个阿姨,她会努力读书的。

    2012年的一天,妈妈找我谈心,她觉得我太懒散了,既然我这么喜欢韩红,就应该像她那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别人,这是她对我的期待。当时我挺受触动的,于是2013年我开始参加上海麦田的活动。

    在一次资助人分享会上我遇见了朵妈,朵妈是资深老麦,大艳那批孩子的走访就有朵妈的身影。我们在会后聊起了大艳,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关于她的消息。

    她会在发放的时候忙前忙后替志愿者添茶水;天冷也要做家务,她的双手长冻疮,红肿;她妈妈身体不好,她的姐姐很早就辍学去打工了等等。朵妈的讲述,让我第一次觉得这孩子离我很近,让我第一次觉得我应该多关心她。那年通过朵妈和十堰的志愿者小棉花,送去了我的信和礼物。我告诉大艳,等她考上高中,我就去竹山看她。

    2014年暑假,大艳和小艳都考上了县重点中学竹山一中。在我QQ空间日志里,记录了这样一段对话,是她中考后,我迟迟未收到消息,询问后的聊天记录节选:

    我:大艳小朋友,你没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大艳:好像没有吧。
    我:你不是考上一中了么?
    大艳:嗯。
    我: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大艳:你怎么知道啊?姐姐,你知道吗,对我来说,上一中还不如不上,不仅是你还有我姐姐都为我付出太多了,虽说上了一中但只是一个均衡生,所以我并不觉得有多值得开心 (均衡生是指在中考分数线下的在学校排名较高的学生可按正取生录取)。
    我:只要能上,均衡生又怎样,虽然我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姐姐也一定希望你能有继续升学的机会。高中是为了让你更好成长和学会更好地承受压力。
    大艳:你说的也是,这的确是一段必不可少的经历,希望自己可以在这段经历中越走越远。
    我:人生是长跑,要学会跟跑,不要在意一时是不是领先,前进的时候有收获有乐趣才重要。没有永远的胜利者,一帆风顺的人更经不起风雨,要强大自己的意志。


    9月下旬我如约去了竹山,武汉的死党小猪跟我同行,十堰的麦友大海在朵妈的委托下护送我们往返。从上海到竹山,近1300公里。我问高中生活的情况,絮絮叨叨地叮嘱这个那个的。两个丫头都特别腼腆,问一句答一句。小猪一直在边上打趣损我,让丫头放松许多。我们见面只有短短两个小时,晚上她们要晚自习,我们一起参观了新校园和宿舍,在校门口拍合影后就撤了。

    ▲我们的合照!

    也许有人会说,跑那么远,就只是为了见这么一两个小时,值得吗?还不如将路费也捐给她们。我觉得面对面交流的感情是不同的,我是活生生热乎乎地站在她的面前。当她再想起我的时候,我不再是纸那一端,模糊不清的阿姨或姐姐,而是骆驼,她亲眼见过的骆驼。

    那次见面之后我们的交流变得频繁,谈论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她也会遇到“别人家的孩子”这样的困扰,我也试着不断开导她:理解妈妈,理解姐姐。

    大艳对自己要求很高,感觉高中压力很大,考试不理想。我只能劝她每天有进步有收获就好。我从2013年开始参加上海“一个鸡蛋的暴走”,通过徒步50公里向亲朋好友为山区孩子募集鸡蛋或者为上海麦田项目筹集资金。大艳也每次从她有限的零用钱里给我捐款,看到的时候我都特别感动。

    自从去过竹山,我才发现当资助人真是太容易了。除了花不了几分钟时间汇款,几乎不需要再为孩子做什么。而做一个志愿者,太辛苦了,你看不到那背后许多的工作量,走访、整理资料、上报审核、发放资助款、发放物资、第二课堂、回访,每一次,都是全国麦田志愿者在亲力亲为。

    突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应该多做一些,不仅仅为她,也为更多的孩子。或许我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榜样。2007年到2018年,在麦田从资助人到志愿者,到认证志愿者,到上海分社的工作组成员,再到项目部的岗位志愿者,虽然每一步走得很缓慢,但也很坚定。我想,如果没有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能成为志愿者,是荣耀的
    摄于利川狮子坝,摄影师:云飞

    2016年11月大艳高三了,我按捺不住,又去了一次竹山参加发放,小猪依旧同行。这次去之前,我并没有告诉她,想给她一个惊喜。她看到我后,我看得到她脸上的笑意,而我,很喜欢这笑容。发放完成后,其他孩子继续上课,大艳和小艳留下来陪我。那天,大艳紧紧地抱了我好久都没放开,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想念。

    2017年6月,大艳和小艳姐妹俩高考,虽然我没有去陪考,但那几天我真有点紧张。7月底,成绩下来她俩都考上了武汉的大学,在麦田我和大艳的资助关系结束了,正好十年。之后,她俩都成为了武汉分社的志愿者,开始帮助别人,这让我很骄傲。

    如今的我们,可以聊的更多了,我们有彼此的QQ和微信,可以了解彼此的生活,我可以建议,可以提醒,可以解惑,可以谈我们各自喜欢的人物和事物,也可以谈论爱情……其实,我更希望她知道这世界是多元的,人生的选择是多样的,生活的路是艰难的,人心不是非善即恶,心中要永远存着希望的火苗……

    十二年前,懵懵懂懂无知无畏的我,幸运地遇到一个总认为我给她太多的早熟女孩。

    遇见朵妈后,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初大艳的资助人是朵妈,她会不会觉得更幸福,毕竟朵妈更成熟更温柔更细致,毕竟朵妈在人生路上能给她更多指引,毕竟在2012年之前我几乎没有联系过她,而朵妈几乎年年去十堰。

    ▲朵妈给小艳涂护手霜

    纠结于自己不够好的我后来想通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尽心尽力,只要能让她觉得快乐就好。2017年4月高三下学期的反馈表上大艳分享最开心的事是:骆驼来巡山。

    给麦田资助人的小建议
    近3年,我参加了一些发放和回访,发现大部分资助人从未和孩子有过联系。今年协助基金会项目部做一对一结对,发现很多资助人在结对后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怎么做。

    我知道大部分资助人担心什么,为什么不愿意联系孩子。资助人当然可以选择不联系,如果愿意联络,可以通过老师或者走访志愿者进一步了解孩子的情况,然后再决定以怎样的方式保持联系。

    我建议,如果跟我一样想去看孩子的,最好跟随当地团队活动,不要私下见面。第一,为了安全,保障资助人的安全和孩子的安全,防止任何一方出意外。第二,如果孩子提要求,你不好意思直接拒绝,还可以由当地志愿者出面回绝和化解。

    对麦田资助的孩子来说,资助款能一定程度上帮助到他们,缺少关心、爱护和引导,也是他们面临的困境。作为资助人,如果能够给予他们心灵的慰藉,关心他们、爱护他们,引导他们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大艳:谢谢你,骆驼

    孩子大艳也会说说她一直以来的感受,希望大家细细品读。

    这对麦田里的双胞胎,越长越高,她们长大了……



    小学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叔叔,他穿着橙色的衣服,到我们家给我拍照,说有人愿意帮助我们读书。有次在乡里的中学领资助款以后,叔叔阿姨们建议我给资助人骆驼写感谢信。

    那时候资助款放在信封里,信封外面是骆驼的地址,信封里面除了钱还有一张很窄很长的纸条,上面是我资助人的姓名、年龄、ID、地址以及我的姓名、编号。

    开始写信的时候我叫她阿姨,后来写信的时候我叫她姐姐,因为当时我觉得我一直在长大,而她一直都是29岁。上小学的时候她给我寄过文具,是一个蓝色的文具盒,里面有笔有尺子还有橡皮,这是我的第一个文具盒。

    ▲当时的家

    初一的时候,班主任说她打电话问过我的情况,我知道后感动了很久:原来远方有人,一直在默默关心我。

    有一次领资助款的时候,妹妹长了冻疮,后来她就给我寄了很多护手霜、毛巾和保暖内衣。后来我问她要了她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笑得很明媚,让人觉得特别温暖,这种温暖和当时如歌姐去我家走访临走时给我的拥抱一样,让人觉得温暖。

    忘了从何时起,我经常向她诉说心事,跟她说一些生活琐事。她在我的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每次和她聊天都是一种成长,直到现在,她已经教了我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我在看骆驼寄来的信

    初三的时候,我想去读职教,妈妈不同意。那时候的我不懂事,经常和妈妈闹,和姐姐吵架。骆驼开解我,妈妈有时候会骂我,可能这是她表达的方式,希望我多多理解妈妈,尊重姐姐。

    她也跟我说,等我上高中就来看我。那时候我充满了动力,可以说她的话给了我坚持学习的动力。当我拿到高中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我终于可以看到默默关心了我那么多年熟悉又陌生的人。忧的是高中学费不低,也是一个压力。

    高一的时候她真的来看我了,见她的那天,我特意洗了头发,换了干净衣服,还把寝室收拾得干干净净。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带她去了我的寝室,我们还在寝室合了影,她坐着,我和妹妹站着,同行的小猪姐姐说她像佛爷,当时我听了忍不住就笑了。之后我们还在学校转了转,临走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


    2013年的第一次见面,骆驼从信里熟悉的陌生人,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话,给我拥抱,我们见面了!

    第二次见她是高三的一次发放,她虽然没说她会来,但是我记得她说过她还会来看我,所以每一次发放我都特别期待能看到她的身影,虽然猜到了她会来,但是兴奋没有减少。

    上大学之后,骆驼依旧关心着我,让小猪姐姐给我送棉被、送带绒的被套,还有一朵能带给人快乐的花以及一个背包,等等。

    我很感激骆驼,她会陪我唠嗑、会听我说心事、还会教我很多不懂的东西,骆驼对我来说既是亲人又是朋友,骆驼就是我在远方的姐姐。

    现在的我们在麦田

    当了十年麦田的孩子,这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这十年里,我最想感谢的就是十堰分社的志愿者,如暖冰姐姐、船长、白河大叔、小阳光等人,是他们不分酷暑寒冬一直在一线为我们这些孩子送温暖,关心着我们的学习与生活,近距离地与我们交流,让我们更近地感受到了来自麦田的温暖。

    ▲2017年参加十堰麦田的年会

    现在我和妹妹都在武汉上学,我们两个一上大学就加入麦田,第一次真正接触麦田的活动应该是17年的时候在骆驼的提议下参加了年会,去了就帮忙,大家都很热情,感觉是一家人。


    后来我们一起参加了爱行、义卖、物资整理、发放等活动,2018年我和妹妹获得了武汉麦田的最佳新人奖。


    平时木子姐姐、松哥、蓝天大哥等人都很照顾我们:木子姐姐替我们找兼职;松哥、蓝天大哥会带我们玩;特别是如歌姐,参加麦田最开心的就是和她重逢,因为她和朵妈一直都是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最温暖的人。

    ▲我们和如歌姐

    参加麦田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能够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和大家一起去帮助别人真的很快乐,尤其是看到像我一样的孩子们笑的时候我感觉特别幸福,就像是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也看到了自己的成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相伴20年”有奖活动

    小黑屋|手机版|扬中论坛 ( 苏ICP备05003211号 苏新网备2014070号 
    主办单位:扬中市新闻中心(扬中市中电大道8号) 联系电话:0511-88327500
      

    GMT+8, 2019-8-23 01:13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